第47章交心(浴桶浅lay一下) (第1/2页)

加入书签

直至夜深,陈玄卿才回到厢房。

他原以为覃如早就睡了,没想到门一开,惊醒了趴在桌子上等他的人。

“怎么还没睡?”

覃如打了个绵长的哈欠,起身替他解开腰封,“殿下不是受伤了吗?”

陈玄卿这才注意到,桌上还摆着金疮药和棉布。

褪去外衣后,手臂上的伤口显得格外刺眼。

因暴露的时间太长,血迹已经干涸发黑,黏在白色里衣上,深深浸透了布料。

伤口处皮肉绽开,长长的一道,看得人头皮发麻。

也不知道陈玄卿是怎么忍得住?

覃如皱着眉头,剪布料的动作尽可能的小心,生怕牵扯到伤口。

两人靠得很近。

近到陈玄卿一低头,就能看到她微颤的眼睫。

她呼出的细微气息,会拂过他的伤口。

一种异样的痒意顺着伤口,融入血液里,一路蔓延到他的心口处。

“我幼时有次从马背上摔下来,母妃也是这样给我上药。”

覃如拿起金疮药的手一顿,一脸无语地抬眸。

这说的什么话?

按照言情剧的套路,此刻他不该说一句“从来没人给自己上过药”吗?!

“那上药前,需不需要给你呼呼啊?”

本是一句玩笑话。

没想到陈玄卿沉吟片刻,当真点头了,“确实有些疼。”

“”

见覃如将脸皱成了一团,他才笑着刮了一下她的侧脸,“逗你的。”

陈玄卿鲜少会这般笑。

眉眼完全舒展开,笑中透出几分少年郎的爽朗和狡黠。

覃如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想起来,现在的陈玄卿不过二十出头。

若他是寻常人家的少年,确实是意气风发的年岁。

只可惜生在了皇家,身居太子之位却被父皇提防,大臣打压。

所以才将那些少年心气隐藏起来,只会在偶然时显露出一二。

覃如叹了口气,在上金疮药之前当真吹了几下。

“”

从她的举动中,陈玄卿莫名感到了一种长辈对小辈的慈爱同情。

尤其是包扎好伤口后,她有意无意地宽慰自己的话。

什么比起另外两兄弟,其实他过得还不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无限凌辱堕落 误入gv剧场以后(NP) 烩圆 惹鬼 属于陆仁的世界 蛟公主 当直男穿进耽美后宫文 吃了一根又一根[np] gb/激情短打 旷野情事 我在北京当小姐 借种 来颗青柠吧 白月光和朱砂痣(古言强制爱) 虫族之如何追回老攻 双性被管教的一生 基沃托斯后宫物语 心控反转!催眠孕奴的侵蚀序列(傀儡圣女篇) 春花渡厄双性gb 校霸说他又养了条好狗